據西方媒體報道,伊斯蘭叛亂武裝10日攻占了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在內的尼尼微省全境,以及其他省的多個地區。這一消息給西方世界帶來新的震動。塔利班武裝近日反覆襲擊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奇的機場,也成為大中東地區局勢逆轉的標誌性事件。美國已從伊拉克撤軍,從阿富汗撤軍也確定下來,這些近乎撒手的姿態對伊斯蘭世界各種反叛勢力是極其重要的信號。
  美國在大中東地區留下一處處反恐戰爭以及“民主革命”的爛尾樓,沒有其他力量能夠接盤。伊斯蘭世界陷入罕見的大範圍動蕩,薩達姆被西方當作“大流氓”除掉了,伊拉克的“小流氓”們蜂擁而起,國家大亂。利比亞在歐美有“半瘋癲”之稱的前領導人卡扎菲被打死,如今整個國家陷入“半瘋癲”狀態。
  美國戛然收手,中東前途不明。美國實現了一些目標,也給自己埋下更大隱患。但中東的事情暴露了美國力量的局限,布什和拉姆斯菲爾德之後的美國領導人們感覺只能到此為止了。
  反恐戰爭和“民主革命”基本打掉了伊斯蘭世界同美國敵對的國家政權,從而大體瓦解了以中東為基地對美國和西方世界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的非對稱戰略威脅。這十幾年,伊斯蘭世界的內部宗教和世俗矛盾被進一步喚醒,它們有效牽制了極端勢力,扭轉了後者的鬥爭方向。近幾年恐怖襲擊像癌細胞一樣在中東擴散,而西方卻獲得相對安全。
  伊拉克和阿富汗是兩個典型。兩國政權都同華盛頓和西方保持友好,但它們對國家的控制力非常有限。兩國的反叛力量十分強大,但只要西方支持現政權,反叛力量就很難獲得全國勝利。這樣的僵持意味著戰線的經常變化,以及民不聊生的巨大痛苦,這種狀態對西方來說當然不理想,但從西方安全的角度看,又是可以接受的。
  想想當年發生的“9·11”恐怖襲擊,顯然需要大型力量參與策劃,這些力量只有在相對穩定、從容的環境里才能編織那樣的陰謀。隨著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權顛覆,那樣的條件被徹底粉碎。
  由於美國大幅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產量,並且開發了頁岩氣,中東石油對美國的戰略意義出現歷史性下降。美國不僅可以從反恐戰爭中抽身,它為保持中東穩定付出巨額成本的興趣和動力也開始變得鬆弛。
  以中東石油為出發點的全球地緣政治秩序正在經歷來自主要玩家的試探性變化。混亂有可能在中東進一步蔓延,美國和西方將轉入更加狹義的自保,易受伊斯蘭極端主義影響和對中東石油依賴強的新興國家或將加入受害者的行列。
  這幾十年,美國對中東的強力介入打破了那裡的內在結構和地區結構,美國因素是當前中東脆弱平衡的支柱。美國的收縮一定會避開中東地區的戰略風險敞口,它會把這個敞口儘量朝中國等潛在對手的方向推。
  不能讓美國在中東的收縮太順利了,這不僅是為了避免美國將主要力量都轉向亞太,而且是要讓美國繼續承擔它在中東理應承擔的責任。美國從中東抽取了太多利益,導致了整個地區極度的政治貧瘠。它在中東最困難的時候“跑路”極不道德。
  美國從它自己的長期利益看,也需繼續為保持中東穩定作出貢獻。中東極端勢力對美國和西方已結“世仇”,這個世界總體看越來越小,美國其實“無處可跑”。▲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纏綿

tk73tkfn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